己亥杂诗(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.)作者

2020-05-01 体育在线新闻 阅读

  “落红”在这里比方诗人龚自珍自己。

  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讲花无情,逝世而不已,尚能化泥而护花。

  清道光十年(1839)春末,龚自珍因事辞去礼部主事之职,于阴历四月二十三日出发南归。诗人龚自珍客居京城达二十年之久,北京已成了他的第二故土。昔日一旦离去,已届四十八岁的晚年了。“师长教师官京师,冷署闲曹,俸入本薄,性既豪放,嗜奇好客,境遂大年夜困,又才高震动时忌。”其去官离京时的万端枨触,可以想见。

  首句“浩大离愁白天斜”,以“浩大”二字,极其凝练地写出离愁的深广。“白天斜”三字一笔勾画景物,以朝阳西沉、暮色苍莽的气氛,强化了诗人龚自珍离京时的留恋、迷惘、损掉、孤独的各种情怀。诗人龚自珍南下,本是回到故土,然则他却慨叹道:“吟鞭东指即天际”。离京标记住龚自珍政治生活的终结,他宦途蹭蹬而一事无成,此次离京有望重返,因而当听到马鞭抽响,便油然则生出天际断肠之感。满赍恨绪的他,无意赏景,相反,京郊寥落的春景春色只会添加他的迷惘。可是他的视野里出现了落花--他在好几篇诗中吟咏过的“苦命花”、“断肠花”!当他触景会心的一霎时,想必有一丝幽怨、几分哀婉吧:那落花一旦委地,就不能重返故枝,只能寥落成泥碾作尘,不虞味着自己的遭受和命运么?假设诗人龚自珍沉沦于慨叹年光光阴已逝、芳华不再,那么他就不是龚自珍了。出人预料的是,诗人龚自珍用移情于物的手段,借落花翻出新意,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极其绮丽的境地: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做春泥更护花”!在诗人龚自珍看来,落花作为集体,它的生命是终止了;但一当它化作春泥,就可以保护、滋养出新的花枝,它的生命就不才一代群体身上得以延续,表现出真实的生命价值--终将孕育出一个繁花似锦、壮丽残暴的春季!这哪里是落花的葬词?这清晰是一首更生命的赞歌!

  龚自珍此次南下,是到杭州主掌书院,聚徒讲学。他不无仇恨、不无留恋地告别了过去,但又满怀欲望地迎接更生活,尽力于培养年轻一代。他对国家平易近族的那一份固执的忠忱,至此化为薪尽火传、泽被先人的一种任务感,“落红”的笼统,就成了高尚献身肉体的意味。重复吟诵,便会深感诗人龚自珍一片冰心,照人肝胆!

  全诗意象纯真,而情况浑成,比兴无故,而心迹昭然,短短二十八字,展现了诗人龚自珍精湛的胸怀,揭橥了一种习认为常的生命价值不美观,具有涵包寰宇的思维和情绪容量,洵称定庵诗的压卷之作。

  诗人龚自珍事先因不满宦海黑暗,毅然去官,回故乡杭州讲学,把自己的学业和思维传授给师长教师,为国为平易近尽最后一点力。这首诗写于行将离京之时。诗人龚自珍在诗中移情于落花,以落花自喻,标明自己要贡献自我的欲望。

标签: